一代名医,万古传芳 ——记加籍五邑华人医生张肖白

/睿明

日前,在画家友人陆炳兴先生的介绍下,结识了张松洽老先生,他是张肖白医生的侄子及过继的养子,张肖白医生终身未婚,为祖国的医疗事业奉献了一生。

张老先生赠予了一本刚出版不久的书籍——《A Woman in Between:Searching for Dr.Victoria Chung张肖白医生》(author:John Price、余宁平),并讲述了张肖白医生在国难当头的艰苦岁月里,坚持行医,治病救人的伟大事迹,令人深受感动。作为一名加拿大籍的五邑华人,张肖白医生不畏艰辛为家乡医疗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不正是五邑华侨精神的体现吗!


2c975631c9b8c815237299168351e8ab - 副本.jpg

来自勤俭华侨家庭

张肖白,祖籍开平马岗乡梧村。1897年8月19日出生于加拿大温哥华的维多利亚的一个普通华侨家庭。其父母为了纪念她的诞生地,为其英文Victoria Chung

父亲张灵椿是加拿大修建太平洋铁路华工之一。铁路建成后,他1885年定居维多利亚市,加入基督教卫理公会,他受教会委派回广州工作,结识了当时正在广州博济公医学医的庄燕娴两人结婚后一同返回加拿大,张肖白和弟弟张耀廷出生后,张父开设洗衣馆维生,张母为了贴补家用从事助产、医护工作。张肖白被送到会开办的“东方之家”托管和学习。其后张氏夫妇陆续诞下个子女,其中三弟、四妹是双胞胎,先后早夭。童年失去弟弟、妹妹的痛苦经历,也是她在医学之路上坚持不懈的源动力之一。

1913-1917年进入当地教会学校学习。她勤奋好学,博览群书,聪明活泼,深受同学、老师喜爱。张家并不富裕,利用晚上的时间兼职为有事外出的夫妇做家庭看护,带孩子,一学习。张肖白在年少时养成俭朴、勤奋的习惯,终其一生如是

摄于1917年,张肖白赴多伦多大学前 - 副本.jpg

摄于1917年,张肖白赴多伦多大学前


加拿大首位华人女医生

受曾从事教会工作的父亲及从事医护工作的母亲影响,张肖白从小立志成为一名医生。当时卑诗省排华严重,根本不让华人进入专业院系。升学无望的张肖白并没有放弃,仍坚持自学。当时加拿大教会在中国开办了几间医院张肖白的优秀及坚持不懈获得教会的认同向张肖白提供了一笔奖学金让她进入安省多伦多大学医学院学习这是当时安省唯一一个接受女生的医学院。

1917年,张肖白离开父母,前往多伦多大学医学院学习。经过五年的刻苦学习,张肖白于1922年获得医学硕士学位并作为优秀的学生代表毕业。她的导师正是获得1923年度“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著名医学家——麦克劳德教授她的同院校前辈,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1916在此毕业;比她年长几岁的师姐——麦克塔维什医生该校第三个女毕业生赴中国河南行医,同样终生未婚。1923年在张肖白在多伦多医院通过实习,成为加拿大首位华人女医生,那年她只有26岁。


投身家乡医疗事业

1923年11月张肖白放弃多份优厚的工作邀请,毅然远渡重洋,回到祖国,回到她的故乡——江门,在教会医院江门仁济医院(即北街医院前身)从医

当时的中国正处在内忧外患、民生凋敝的困境中人民缺医少药、生活苦不堪言。期间有朋友劝她到香港业,她不为所动,而是倾注全部精力为多灾多难的家乡人民提供医疗服务。除了日常在医院出诊,她还兼任医护学校的讲师,为医院培养医护人员。当时五邑地区交通落后,很多偏远乡村的病患无法得到有效的医治,张肖白一直坚持在休息日参加下乡送医义诊,足迹遍五邑各地。

1925-1928年,受五卅惨案余波冲击,江门仁济医院的正常运作受到影响,数次关停,张肖白一度走避香港。期间,她的家人因受排华法案影响从加拿大前来投靠,随她回到江门。

1929-1930年,张肖白回加拿大述职并到美国纽约医院进修妇儿科期间,有西方记者对她进行采访。当时西方世界普遍认为中国是一个愚昧落后的国家,并乐于从有西方生活背景的华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说法。但是,充满爱国之心的张肖白不受利用,针对一些明显有预设陷阱的问题,她只表示无话可说。当记者问及仁济医院是否简陋、缺乏必要的设备设施时,她只回答:“不,我不这么认为,我缺的是更多的智慧。”同时,张肖白向西方公众传播了更多中国社会进步的一面:现代工业开始建立,新式学校、医院越来越多,女子不再缠足,与男子一样上学、参加体育运动......相比如今某些加籍华人,如何韵诗之流,甘当走狗,分裂祖国,简直云泥之别。

更为耐人寻味的是,张肖白向教会捐赠了一笔相当于当年教会资助她求学的资金。后来这笔资金被用于成立助学基金,直至这个基金取消,一共资助了163位年轻人取得医学学位。

1930年秋,张肖白回到江门,在其专业知识、管理知识日趋完善,经验更为丰富的情况下,张肖白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黄金时代。她开始负责监督医院日常运作,并兼任护理学校校长。1931年,她还担任了教会南华代表团的秘书,并开始在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

1932,张肖白正式就任江门仁济医院院长,成为该院首位华人院长。在她的努力下,医院不断完善、扩张,建立了新的分院,增设了电话、打字机、X光机等各类设备。张肖白还为医院筹来了一辆救护车,引起乡里轰动。

她并没有满足于现状,医院扩大,收治的各类病人愈多,面对更多的不同病症,她渴望更专业、更全面的医学专业知识。1936年11月至1937年7月,她到加拿大多伦多医院进修内科。1937年9月至1937年12月,她到英国伦敦热带病学院进修。在这期间,张肖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并成为英国皇家医学会会员。

抗战期间坚持为民行医

就在一切都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日寇侵略的战火破坏了张肖白的计划。卢沟桥事变时,张肖白还在多伦多进修,战火暂未波及广东,她按原计划继续前往伦敦学习热带病防治知识。身在伦敦的张肖白一直密切关注着祖国战况,在明知江门难逃战火之劫的情况下,她放弃了教会的避险安排,执意回到江门。她辗转法国、埃及、印度,穿行了大半个地球,才终于在1938年的2月回到江门。同年10月,广州沦陷。次年3月,日军进攻江门,仁济医院被战火波及,日军的炸弹直接在医院大院中爆炸。

战争是死神的生命收割机,战火中的江门仁济医院却在张肖白的努力支撑下成为了难民的避难所。随着战况日益激烈,陆续有教会派驻医院的人员撤走,而张肖白选择坚守,当时她所要承受的压力已远远超出一个医生一个院长所应承受的范畴。最多时,她要维持140多名病难的饮食和治疗,而且她只能依靠有限的、以女性为主的人手。她曾向教会求助,要求多派驻一名男医生,此事未有下文。张肖白积极地利用有限的资源一直坚持为难民提供免费的饮食和医疗服务,她组织难民在医院的土地上开垦种菜、圈养猪羊和家禽。有时她甚至放弃自己当日的口粮,只为多救助一位难民。在这样的环境下,她还坚持下乡行医,为周边民众诊治。有一次她出诊夜归,因拒绝向日伪巡逻队鞠躬敬礼而被羁押,后经教会营救方得脱险。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加拿大被日军列为敌国,日军不再对江门仁济医院有任何顾忌,直接武力侵占了医院日军软禁了医院的教会成员并强迫他们经澳门离开。张肖白隐藏了自己的身份,留了下来,但是她也拒绝为日军服务,甚至在日军刺刀的威逼下也毫不动摇。

她离开医院之后并没有放弃行医。起先,她与王淑贤医师、卢瑞珍药剂士、张微笑助产士在北街教堂附近租住的一个二层楼房开诊。不久,日军将整个北街列为海军基地,为避开日军滋扰,她们转移到新椰路13号的林玉衡医馆开诊。随着病人逐渐增加,诊所空间狭小,不足以接纳更多病患。1943年,为了扩大诊所及便于住宿生活,张肖白、张微笑、王淑贤、卢瑞珍连同张肖白的母亲庄燕娴,共同出资在江门葵尾路29号(现为葵尾路37号)买下一栋3层的临街店铺作为诊所,店铺门头只刻上“张肖白、王淑贤”两人的名字,继续为广大群众治病解难。同时,张肖白还自行到外海、新会等地送诊行医,为不便前来诊所的民众服务。

1945年9月,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阔别6年后,张肖白终于回到了江门仁济医院。在她的带领下,医院逐渐恢复了往日的规模。1947年9月至1948年5月,张肖白再度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院进修内科。教会为她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对她在战争期间坚持为民行医的英勇行为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摄于1916年张肖白中学毕业。(左起:妹妹张采贞、母亲莊燕娴、张肖白、弟弟张耀廷、父亲张灵椿、弟弟张耀腾).jpg

摄于1916年张肖白中学毕业。(左起:妹妹张采贞、母亲庄燕娴、张肖白、弟弟张耀廷、父亲张灵椿、弟弟张耀腾)


解放后仍任院长继续为人民服务

解放后张肖白仍任江门仁济医院(后改名为北街人民医院)的院长,并历经了严峻的考验。

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支援朝鲜人民抗击美帝,而加拿大则站在了以美国为首的入侵者一方。中国境内的加拿大教会人员全面撤离,人民政府接管医院,加拿大维多利亚日报甚至刊出“面临战争威胁,中国女医生有望回归”的文章,但是张肖白再次选择了留下。因为她在新中国找到了更为重要的信仰,那就是毛主席所提出的“为人民服务”精神,这与她一直以来奉行的行医准则十分契合,她也穷尽了自己的一生去践行这种精神。

1951年的清匪反霸运动中,张肖白被打成“院霸”。1952年的三反运动,她被诬蔑贪污联合国救济金和物资,数额达1亿5千万元(当时币值),她在公开的大会上“认罪”,全场知其清白的人一致用热烈的掌声为她打气,她把多年来教会发给她的差旅费和多大医学院补发的薪金全部交出,“赔偿”了4亿多时币,远远超过被诬陷的数额。两年后,此事获平反,退还给她的钱又被她很快悉数捐献。

这些事件并没有影响她行医的热情,她经常深入门诊部和病房,亲自应诊和查房,更经常与其他医务人员一起抢救危重病人。她诊治每一个病人,总要亲自查问病历,亲自检查病因,细心体察病人的要求和愿望,真正做到痛病人之所痛、急病人之所急。有时为了准确诊断病人的病因,往往废寝忘餐地查阅中外医学文献,务求断症准确无误,对症施治。她这种严谨的医疗作风,一丝不苟的对病人负责的精神,赢得了广大病人的信任和爱戴。

张肖白对医疗工作极端负责,把救死扶伤视为自己的天职,工作的热情达到忘我的境界。她经常率领医疗队深入到农村巡回应诊,为广大农民义务治病。1956年夏,新会县上横乡发生姜片虫流行病,她马上决定亲自带医疗队开赴该乡开展防治工作,深入到发病最严重的村乡,与其他医生一道,住到农民家去,日以继夜诊治病人,救治了为数众多的病者,控制了疫情的发展蔓延,并写出了《姜片虫病的地方性流行情况及65名小儿病例的临床报告》,提出了根治姜片虫病的有效方案。

当她带队到斗门县巡回应诊时,县里各地的农民病者都蜂拥而至,门庭若市。她每天的诊治人数竟高达200余人,直至深夜,仍不能止。当地的党政领导人都劝她少诊治些病人,免得过份劳累。她总是说:“我们医疗队下到农村,是要替广大农民服务治病的。病人要求我看病,怎能不看?我少看一位,心里便多一分不安。”她这种忘我工作精神和崇高的医德,令人钦佩。

多年来,她亲自率领医疗队的足迹,遍及新会、开平、台山、鹤山、高明、德庆、斗门、中山等市县,口碑载道。民众视她为"神医",选她为江门市人民代表。历年她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1954年、1956年被评为江门市二级劳动模范,1956年被评为科普工作积极分子,出席全国科普积极分子代表大会。1957年、1959年先后两次出席全国文教战线群英会,受到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她也曾任江门市第二届至第五届人民委员会委员,市政协常委、副主席,市妇联执委和广东省政协委员等职务。

1961年,她还把多年来节约下来的存放在加拿大银行的存款5000美元汇回祖国,用以购买X光机、心电图机等先进医疗设备捐赠给医院。这种高尚品德,赢得政府和全院医护人员的赞誉和敬佩。

1966年初,张肖白不幸患上肺癌,党和政府领导非常关心她的病情,在确诊后,即送她到广州中山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留医,经几个月的多方治疗无效,在她的要求下,于去世前5天,回到了她为之鞠躬尽瘁数十年如一日的事业所在地北街医院。于1966年5月17日与世长辞,终年69岁。
  张肖白为江门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江门人民也在心中铭记她的恩情。她的追悼会当日自发参加送殡的队伍中山公园蜿蜒数十里至新会的南禺路,可见是一位深得人心的好医生,极尽生荣死哀。


449bfec8e78c4ecd86d3df7c08c521c8_th - 副本.jpeg

一代名医提灯照人万古传芳

如今,当年的江门仁济医院发展成为全国三甲大型综合医院——江门市中心医院。在医院的大厅,矗立着张肖白的半身铜像,医院每年都在国际医生节到她墓前献礼,医院对她的评述是:她永远拥有一颗金子般的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赤子之心。她就象人世间的一位美丽、善良、仁慈的天使,通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救死扶伤,提灯照人,义无反顾,为苦难中的百姓解除病痛,为崇高的事业奉献终身。她的高风亮节、仁心妙手、德厚流芳,时刻熏陶渐染着后人,是江门市中心医院百年时代发展深入脊髓的文化瑰宝!

2012年加拿大卑诗省维多利亚市将12月8日定为“张肖白日”,以纪念这位杰出的华裔女医生,这开创了在中国生活华人医生被国外城市命名为纪念日的先河。市长迪安·福廷签发议会决议上写道:“鉴于张肖白医生的杰出贡献,重拾被遗忘的太平洋两岸友谊,将成为照亮中加友好前程的灯塔,我庄严宣布2012年12月8日被定为加拿大卑诗省维多利亚市‘张肖白日’”。

张肖白的感人事迹和她的伟大精神都是开放式的,不同宗教、民族、国籍的人,各行各业的人都能从她身上汲取精神力量。不要忘记,她还是一位独特的“侨胞”——长期在中国生活工作的加拿大籍华人。在新时代背景下,张肖白的无私奉献精神更彰显五邑华侨精神的可贵。